婚宴上,公婆安排有钱亲戚坐主位,女方父母坐在接菜口 新娘当场退婚

堂姐和他男朋友也谈了几年的恋爱,

最近总算是修成正果。

结果没想到在婚宴上,

因为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,

婚礼办砸了不说现在连婚姻都够呛了。

 

 

因为婚礼的计画是亲友们都直接去酒店,

只有很少的人陪着新娘在家里简单热闹热闹,

这样的话人少不出什么岔子。

 

所以前面都很顺利的办完,

在酒店的仪式啊什么也都很顺利,

问题就出在吃饭的时候。

 

仪式结束新郎新娘下去换衣服,大家就开席等著新人敬酒。

堂姐他们出来后就被认亲的人带着先去了家长桌,

谁知道刚到就吵了起来。

原因是安排座位的人把堂姐的爸妈,

也就是我叔叔婶婶安排到了背对礼台的位置,而且是个接菜口。

 

 

 

上菜下盘子都是从这儿走。不说今天是结婚,

我叔叔婶婶是娘家父母,就算是平时请客人吃饭也没有这个坐法吧。

何况是结婚,大家都坐在大厅里,

看到自己父母坐在那里堂姐当时就气炸了。

手里的酒杯往桌子上一放,

旁若无人的问婶婶谁让她坐在这儿的。

婶婶摆摆手说没事,都坐好了。

 

堂姐还是不愿意,转头很大声的问新郎谁排的座位。

新郎脸上也很尴尬,不知道说什么。

这时候新郎的妈妈站起来说:

没人排,这是大家随便坐的,没想那么多。是么?

 

 

 

堂姐又拿起酒杯对新郎说,

那你给我介绍介绍这些长辈怎么称呼吧。

新郎看看自己妈妈,只好硬著头皮开始介绍。

 

 

 

桌上主位是新郎爸妈,

紧挨着的客位是新郎的姨和姨夫,

叔叔婶婶,还有两个竟然不是亲戚,

是新郎爸爸生意的合作伙伴,

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家里条件很好,很有钱。

 

堂姐笑着对新郎说还真是巧啊。

这时候大家都发现气氛不对,都转过头来看怎么回事。

堂姐看看桌上的人再看看自己爸妈,

把酒杯直接扔到伴娘端的盘子里,

一把扯下自己的“新娘”胸花,拉着叔叔婶婶就要走。

 

 

这时候桌上的人都赶紧站起来劝,要和我叔叔婶婶换座位。

我们在旁边吃饭看着他们都站起来了也赶紧围过去看看怎么回事,

大厅顿时气氛紧张起来。

 

这时候新郎的爸爸也觉得很没面子,

脸色不好看还很严厉地说了句什么。

简直是火上浇油,不由分说堂姐拉着婶婶,

我们拉着叔叔很快就走的一干二净,

新郎家的人也没有怎么拦,怕打起来吧。

 

 

后来听说新郎和他爸妈带着很多礼物上门道歉,

堂姐还是很生气,蜜月旅行也取消了。

俩人还能不能过日子还不知道呢。

 

在婚姻中,有人说,需要宽容,忍让。

表面上看,似乎也没什么毛病,只是心里会觉得不得劲儿,怪怪的。

如果婚姻真的是需要宽容和忍让的,是不是太灰色了?

抛弃了自我的感受而换来的幸福恩爱,还是自己的幸福和恩爱吗?

 

 

曾几何时,摆脱封建礼教的桎梏成为了革命的开端,

轰轰烈烈,到了如今,似乎没有谁再愿意去束缚谁了,

而事实上的情况是,放任自流,也绝非良方。

于是,现实中的婚姻之内的人就在自我摸索,

自我管理,但效果如何呢?

离婚,不是解决问题的最终手段,

因为我们忽略掉了做人的最起码的准则,那就是尊重。

 

尊重,不是沉重,更不是对自己对别人的束缚,

而是做人的最基本的要求。

大到一个国家,小到个人,尊重无不是重要又重要的事。

在现实中,在电视相亲或者情感类的节目里,

个人的感受和发现,说了一大堆的东西,

无不是要对方尊重自己。

 

 

 

有些人的尊重是有条件的,或者金钱,

或者地位权力,而当回到彼此的情感上来时,

有条件的尊重是虚伪的,空洞的,

煞有介事的,对于情感来说,那些都是累赘,

而是累赘了,也迟早有一天会发作起来,

因为隐患已经埋下了,剩下的只是时间的问题。